行业新闻

我在疯人院,找到了一部人类黑历史-亚博

“不正常人类”的一千种死法

11年了,杨永信的临沂网戒中心终于关门了。

这标志着,人类“精神治疗”的实践,似乎又前进了一小步。

人类在其漫长的历史进程中,从未放弃过治疗“异己”的尝试。不论是酗酒、叛逆、自慰、情绪暴躁,还是爱上同性或者寡妇,都曾在精神病的名义下,经受千奇百怪的折磨。

到今天,我们为了治愈“不正常”,已经付出太多代价了。

古法驱魔,了解一下

精神病治疗古代史,几乎就是一部“狠人”写就的黑历史。

已知最古老的精神疾病疗法,与其说是医学,不如说是驱魔术。

在几千年前的欧洲,每当有人像“中了邪”一样哭笑不休、四处乱窜,就会被认为是魔鬼附身。

而古人们提出的解决方案则是,在“病人”的头盖骨上开个洞,把体内的恶灵释放出去。

“环钻头骨”的证据可以追溯到公元前5000年。

在“开颅驱魔”的基础上,江湖游医还提出了另一种的理论 —— 患者发疯的原因不是被魔鬼附身,而是脑袋里长了一块石头。

如此一来,患者依然逃不过被开颅的命运。手术后,郎中会假模假式地掏出事先准备好的石头,宣称是从患者脑袋中取出来的,然后扔到河里。

末了,再祝福患者变得又清醒又聪明。

当然,前提是患者被开颅后仍然幸存。在古代,的确有一部分"锦鲤",在头骨盖被掀开后顽强地活了下来。

画作“疯狂之石”展示了开颅取石的过程。

与此同时,古希腊医者也发展出了一套自己的理论,认为疾病源于体液失调。

在他们看来,女人来月经就是定期把毒素排出身体的自然方式,所以不管是发烧、难产、还是抑郁症,疗法只有一个 —— 排出水分,一身轻松。

而排水的常用手法,就是割开患者的手臂放血。在当时的人看来,这种疗法尤其对精神病患者有奇效。毕竟,人在失血后比较容易安静下来。

1623年,有法国医生详细讨论了相思病的疗法。结论宣称,如果患者“体态丰满、饮食良好”,那么放血是治疗心碎最好的办法。

除了“相思病”,人们还为女性发明了“歇斯底里症”,常见症状是喜怒无常、情绪激动。图为一名巴黎女孩因“歇斯底里症引发的嗜睡症”,接受住院治疗。

再后来,人们找到了一种更无痛,更不易感染的“水蛭吸血大法”,不论是脾胃、子宫、睾丸,哪里有病就吸哪里。

这种如今看来不忍直视的操作,是贵族才支付得起的享受。

精神病患者被吸的常常是头部附近。

由于太受欢迎,甚至产生了一批“水蛭专家”,专门研究水蛭的习性:

伦敦的水蛭专家就骄傲地发现,水蛭喜欢叮咬干净、光滑的皮肤,不能有毛发!

到了1848年,医学杂志《柳叶刀》上的文章则说,水蛭经上好的黑啤浸泡过后会更卖力地吸血。

虽然这些疗法看起来都匪夷所思,但是,没被家人放弃已经是一种幸运。

对于更多普通百姓来说,把病人被关进“疯人院”才是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案。

当时的人们迫切地想把那些与自己不同的人隔离起来,以迎接一个更纯洁无瑕的世界。

于是在17世纪,疯人院应运而生。

疯人院里,病人被像木乃伊一样包裹在病床上。

史上最臭名昭著的莫过于伯利恒疯人院。近年公布出的历史病人档案,显示了人们被亲人送进去的种种荒谬理由:

玛格丽特·尼科尔森,企图用珍珠处理的甜刀刺伤乔治三世国王。

作家亚历山大·克鲁登,试图与寡妇约会,还试图近亲通婚。

英格丽德被丈夫送进病房,理由是“活着几乎完全是为了享乐,沉迷于剧院、音乐剧、逛街无法自拔。”

无论是因为哪种“离经叛道”的理由入院,一旦被送入伯利恒,人们的日常生活就变成了“催泻、催吐、放血”三部曲。

而重症患者面临着更悲惨的境遇。随着患者的行为逐渐升级,院方的禁锢就会越收越紧。

1938年,一名患者穿着拘束衣,戴着头套,被关在特制拘束器里。

形式从牢房、铁链,演化到紧身衣和夹板。

在那些“重症治疗室”内,到处充斥着哭喊、咒骂、和晃动链子的声音。这样的境遇足以让任何一个正常人失去理智。

1987年,俄罗斯某精神病院病人被禁锢在夹板里。

“人性化治疗”的失败

到了18世纪,经过启蒙运动的洗礼,越来越多的人意识到疯人院惨绝人寰的境况。

于是,出现了更人性化的“精神疗法”,试图从心理上治愈病人,而不是从肉体上惩罚他们。

1795年的一天,法国收容院院长菲利普·皮内尔下令卸去了疯子们了身上的镣铐,让病人在花园般的院区劳作,过起度假村一样的宁静生活。

这样的改革让原本令人恐惧的疯人院,第一次变成了治疗精神病患者的医院。

菲利普·皮内尔在释放患者。

对人性化的推崇,甚至让医生尝试配合患者千奇百怪的妄想。

曾有一个癔症病人认为自己已经死了,于是不吃不喝搞得自己奄奄一息。

于是一群医生把脸画得苍白、身着寿衣进入他的房间,摆上一桌食物,对着病榻大吃大喝。他们劝说:“死人至少吃得跟活人一样多。”

根据记载,病人接受了这个结论,欣然开始进食,吃饱以后神智也逐渐恢复了。

而另一位忧郁症患者,总觉得自己没有头。于是医生在他头上放了一个大铅球。

重压之下,病人很快相信自己有一颗沉甸甸的大脑袋。

19世纪后期的一名癔症患者。

但是,治疗就在一派乐观祥和的角色扮演中成功了吗?

当然不是。根据医院记录显示,很多病人出院后数年又会重新入院。

“精神疗法”不能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,于是市面上,各种奇葩肉体疗法继续层出不穷。

其中,“旋转疗法”名噪一时,发明者正是达尔文的祖父。他试图借助离心力,疏通患者脑内的血管,从而减轻病情。

治疗中,医生会将患者捆在一个椅子上。当椅子开始高速旋转,病人会开始极度不安。此时,再加快旋转速度,然后有规律地突然停顿几次,忧郁症就被离心力甩掉了。

这种方法因为使患者达到了平静的眩晕状态,在欧洲传播开来。

旋转机可以使患者快速旋转或摇摆几分钟,通常会让患者十分恶心,还可能诱发癫痫,在1970年前后才被叫停。来源 / LIFE

另一种简单粗暴的方式是“水疗法”,通过在患者头上浇冷水或者热水,清理精神中的极端成分。

一开始,医生会把病人被反复浸在冷水里,制造出溺水体验,试图通过激起恐惧来“矫正”他们的行为。

后来,这种方法发展成了“连续浴”。屋里光线昏暗,水汽氤氲,一大排病人会坐在特制浴缸里浸泡几个小时到几天,水温则取决于患者的情绪。

1938年,纽约精神病院内的患者在接受水疗。Alfred Eisenstaedt / 摄

据一位瑞典护士回忆:“病人们可以在浴桶中睡觉。沐浴过程中,我们给他们喂饭,把喝水的杯子递到他们的嘴边……他们还在水里大小便。

当然了,有些病人因此而变得平静。毕竟,连续泡好几天澡,谁不累啊。

脑子病了,不如切掉

20世纪以后,随着现代医疗体系的建立和精神科的诞生,被收治的精神病患者陡然增加。拿美国来说,住院的精神病人一度多达40万,造成全美的医院有一半住的全是精神病人。

由于大量病人挤在医院里迟迟不能出院,医生们迫切希望能找出治愈患者的灵丹妙法。

结果是,手术变得越来越激进。

随着技术进步,神经科医生可以研究病人脑部的X射线了。

1920年,纽约时代杂志形容亨利·柯顿医生的研究是迄今为止,精神病学界“最先锋、最前卫、最深奥”的成果。

而这项“划时代”的方案,就是器官切除。

治疗从拔牙开始,如果拔牙不管用,就从上到下,依次从病人们身上切除鼻窦、扁桃体、胃、胆囊、脾、结肠、女病人的宫颈、卵巢,或者男病人的睾丸。

柯顿认为,剔除器官的同时,也就杀死了导致精神失常的炎症,并宣称手术治疗法达到了85%的治愈率。

但他没说的是,至少有30%的患者在术后因感染而死。

1938年,医生在测试用无线电波治疗精神病患者的新方法。

在治疗监管体系尚未完善的时期,人有多大胆,病就有多少种治法。

不久之后,我们熟悉的电击疗法也登上了历史舞台。

在罗马第一大学,一群医生把一名无人认领的精神分裂者拉上电击床,接通了100伏电压。在此之前,他曾独自在大街上胡言论语。

神奇的是,通电几周后,这位患者恢复了语言能力,找到了自己的家,还返回了自己的工程师岗位。

上世纪30年代,电击疗法如同一个在精神医学界的“新星”一样缓缓升起。

这种方法很快成为了医学界的救星。就连去看牙医时,都有人和医生预约,在“电击店”接受一次轻度的电痉挛治疗。

随后的滥用和恐怖体验我们都知道了。

60年代,地下天鹅绒乐队主唱娄·里德因为同性恋被送进纽约精神病院,接受电击治疗:

“他们将那玩意放在你喉咙下面,以免你吞咽舌头,他们还将电极戴在你的头上。而它的效果就是你失去记忆,变成植物人一般。”

1946年,护士压制住接受电击治疗的病人。

同时期诞生的还有大名鼎鼎的“脑白质切除术”。

1935年,葡萄牙神经外科医生莫尼兹受到古人“开颅驱魔”的启发,觉得脑袋出了毛病,还是要在脑袋上治。他还发现,当时的研究表明,如果切除了黑猩猩的脑前叶,它们就会平静如婴儿。

于是他开始了一次疯狂的实验:在病人头顶钻一个孔,然后注射酒精进去,杀死他们的前额叶。

神奇的是,首位患者在术后真的变得不再偏执了,虽然她好像变得比之前更加麻木。

接受“脑白质切除术”患者的对比照,左为手术前,右为手术一年后。

不过,莫尼兹对手术的负面后果并没有太在意,随后又至少做了20例这类手术,并最终因此而获得诺贝尔奖。

在他的宣传下,这种“精神病患者的福音”很快被推广到世界各地。

在美国,“脑白质切除术”很快出现了升级版 —— “冰锥疗法”,手术工具只需要一把小小的锥子。

医生会把冰锥从病人的眼睑插入大脑,拍一张照片,然后再把冰锥向上下左右快速移动,以“搅拌均匀”。

图为医生把冰锥插入患者的眼睑。这在现在看来,无异于一款“神经搅拌器”。

这种无需开颅的方法无疑更方便快捷。

但与此同时,手术也被严重滥用。随便哪家街边小诊所都试图用它赚钱,号称“给钱就能做”。疗效也从治疗严重精神病,被夸大到“包治一切非理性”的万金油。

丹麦政府专门建造了医院,专门为从抑郁症到厌食症的患者切除脑白质。而在日本,许多孩子也被送去做切除术,仅仅是因为家长觉得他们不听话。

经过“冰锥”手术后的大脑留下了两个洞。

1941年,23岁的女孩罗斯玛丽在多年的癫痫病后,被父亲肯尼迪带到精神科医生面前。

在手术过程中,罗斯玛丽被要求背诵诗歌,甚至唱歌。而医生则一边把工具向脑子深处捅,一边转动着刮挖。

在一大块脑组织被搅到后,“她变得语无伦次,渐渐停止了说话”。

罗斯玛丽同时也是肯尼迪总统的姐姐。

十分钟后,人们所认识的罗斯玛丽不见了。

她如同植物人一样,不能站立,不能说话,被永远地送入了疗养院,也被整个家族强行遗忘了。

与她一样,许多病人从此变成行尸走肉一般,终生生活在无尽的虚无中,也有人因为手术后遗症,选择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

直到1970年,用外科脑手术进行治疗的方案才因为人道问题及巨大副作用被禁止。此后,药物治疗成为精神疾病的主体疗法。

幸运的是,至少在欧美,医学界已经在努力恢复精神病患者生而为人的尊严。

时至今日,人类对精神学科的认知,依然渺小得如同沧海一粟。

虽然那些大规模血案已经离我们越来越远,但是,只要对异己的恐惧还在,这部由精神病治疗撰写的黑历史,就远远不会终结。

电击疗法如今还在小范围使用。来源 / 电影《发条橙》

参考资料 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[1] Foerschner,Allison M.“The History of Mental Illness: From?Skull Drills?to?Happy Pills”. 2010.

[2]"Timeline: Treatments for Mental Illness."?American Experience - A Brilliant Madness: Timeline. 1992-2002. PBS. 6 Nov. 2007 .

[3]黄昉苨, “精神病人与正常人之间”. 冰点周刊

[4]鬼谷藏龙, “获过诺奖的神经科学“黑历史”:前脑叶白质切除术”

[5]杨光, “徘徊在疯狂边缘——一场治疗精神病的狂热浪潮”.

[6]李崇寒.“精神病认知史 从千亿神经元中了解疯狂,是件疯狂的事”.国家人文历史,2018.

[7]莉迪亚·康. 《荒诞医学史》,江西科学技术出版社. 2018.

上一篇:天津人的嘴到底有多贫,一开口就是讲相声-亚博 下一篇:被疯抢的星巴克网红杯,让一群人丢了体面-亚博

Copyright